再怎麼短暫的分離,都要笑著告別

        總在自己一個人的時候,莫名地自言自語討論起「為什麼我是我呢?」從我們來到這個已然存在的世界,會一直經歷許多的成長、相遇,然後分離,特別我想要提到的是「死亡」這樣的永別。這感覺像是我們都搭在同一班列車上,每個人會在不同的地點下車,當然也不一定,有些人會在相同的地點下車,然而,每個人都知道時間到了是不能戀棧的,但連什麼時候是「時間到了」我們也不能確定,我們無法預知我們會在什麼地方,甚至是以什麼樣的方式下車,我們只知道我們都有自己必須獨自前往的「終點」。

 

        正如我們是一個又一個獨自來到這個世界上的個體。

 

       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,既簡單又複雜。

 

        我們往往在相處的時候,互相交流的不只有生活瑣事,還有情感、還有回憶、還有思想。不討論「為什麼我是我?」之後,不妨想想「我願成為怎麼樣的我?」既然,生為獨自一人來,死亦獨身一人去,那麼「人生」是不是該為自己留下一點兒什麼?說是活過的印記也好,不枉此生的存在感也好,認認真真地生命;轟轟烈烈地生活,我想那是為自己劃下句點那一刻最華麗的謝幕了。

       每一次的分離,都要記得笑著說再見。人生有太多的悲歡離合了,即便是再短暫的離別,也很有可能就是再也不見的「永別」了。來不及說出口的話,來不及做的事情,倘若不能夠「現在」、「立刻」、「馬上」行動,也許再也沒有機會,就成了一生後悔莫及的遺憾。

 

 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